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arrkeywords in /ssd/wwwroot/bdLcjyh.com/function.php on line 1944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arrkeywords in /ssd/wwwroot/bdLcjyh.com/function.php on line 1945
ak爱看在线 第 115 章_完整版第 115 章_龙腾小说官网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15 章

兽h文

先前一回到京城,城阳长公主便秘密地与秦英及叶伯承碰了面。

此事秘而不宣,只对外说是出游半路途中遭遇山匪,叶致受惊过度病倒,不宜见风活动,所以自回京后一直都在城阳公主府休养着。

当日现场一片混乱,各家女眷自顾不暇,压根儿便未曾注意到叶致与秦烁的不见了踪影,长公主那心思也是极为缜密的,方一回到驿站便对众随女眷传达了了叶致受惊抱恙的消息,同时又特意招呼了叶数三姐妹仔细着自己的嘴巴,断不可将这事情传扬出去。

那一时叶攸叶敏心下都认定叶致必然已经丢了性命,加之又畏惧着长公主的威仪,所以即便是府中之后也都始终战战兢兢不敢多提此事半句。

可是叶伯承与乔氏丢了女儿,绝没有不过问的道理,自然也要叫来两人好生询问了解情况,而一到这时,两人却都十分默契,只咬准了是叶数将叶致推下了车去,其他的皆是一概不知了。

叶数自打回到了府中,便是自责不已,亲自去向叶伯承及祖父祖母告了罪后,还一改往日浮躁的性情,每日必到家庙之中抄经礼佛了。

转眼几日过去,派出去的人手始终未有两人的消息,国公府内气氛一片愁云惨淡,郑老夫人与乔氏日日以泪洗面,却不知叶致是生是死。

而曹氏与冯氏为了提脸面,日日装着一副忧心着叶致安危的模样在郑老夫人身边伺候着。

叶攸也不敢满府乱晃,所以连日来都在床上仰着,对外却是宣称在位叶致抄经祈福,这一日着实憋闷得不行了,便悄悄带着几个丫鬟去了叶敏处。

叶敏却是比她小心多了,此时正老老实实端坐在桌前为叶致抄着经,模样倒也确实虔诚。

叶攸一进了房门,便叫几个丫鬟都去门外看着,叶敏知道她是有话要说,当即也放下笔去,将锦漱锦涵几个打发了出去。

自回到了府中,叶攸与叶敏便再未单独碰过面,一来是不得机会,二来是生怕引起怀疑。

见没了旁人,叶攸一屁股坐在了桌边的圆凳上,同时狠狠踢了一脚地面:“她叶致算个什么东西!死了都不叫人安生!”

叶敏眉头威蹙,眉宇间闪过了一丝厌恶,却转身为叶攸倒了一杯茶水,同时将这情绪尽数隐藏了去:“姐姐莫气,这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要和一个死人计较呢?”

叶攸咬牙切齿地握紧了拳头,嘴角绽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妹妹说的没错,何必同一个死人计较,只是……”

叶攸神色一变,面上浮现出几分犹豫之色来:“只是我心这心里始终不踏实,你说那二傻子会不会想起什么来,那日在车上我出手时……”

叶攸话未说完,叶敏便猛地伸出手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姐姐胡说什么,那一日就是二姐姐将大姐姐推下车去的!”

叶敏说着另一只手也按上叶攸的肩膀,一双眼睛直直瞪着叶攸,仿佛是要用目光将这真相从她脑子中尽数剔除掉一般,森森寒意只叫叶攸不禁一阵胆寒。

“这事是二姐姐所为!你听明白了吗!?”叶敏依旧不肯罢休,神色越加像是猛兽一般可怖起来。

叶攸脸色煞白,猛地将她按在肩膀上的手甩了开:“妹妹,你弄痛我了!”

叶敏这才晃过神来,连声向叶攸道歉,心中却也开始暗暗打起鼓来若是叶致真的没有死,那自己应该怎么办?

叶数是呆头鹅,可是叶致不是傻的,保不齐不知道当时的状况,更要紧的是叶致一回来了,自己先前的肖想只怕又要全都变作了一场空!

叶敏越想越是气结,心中已经将叶致撕碎了千百遍还不够。

只是不等叶敏再思量下去,锦漱忽然慌慌张张闯进了屋中。

叶攸又要多管闲事正要开口呵斥,却不行锦漱却大喘着气率先开了口:“小姐,大姑娘她……”

***

另一边叶致竟已经悄悄被护送回到了府中。

叶致倒进身后锦绣繁华的床榻之上。

“大姑娘!”佩玉一惊,忙忙地上前扶住她,以免她晃着了腰,“大姑娘,小心。”

自打被城阳长公主派人暗地里送回来后,叶致一直强打着精神。可一路逃亡奔波的辛苦,在回到安全的环境之后终于爆发出来,便是个铁打的人,只怕也撑不住,更何况她一个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了。

“佩玉,别告诉我母亲……”叶致合上眼睛,任由佩玉和琼琚两个给自己掖好被子,放下床前的绣帘,“只是有些乏,休息片刻便是了。”

“大姑娘,还是叫大夫来看看吧。”琼琚有些不安,“您这一路吃了这么苦,难保……”

佩玉也在一边赞同道:“是啊大姑娘,反正府里一直说您病着,传大夫来看看也算不得什么。”

叶致只是摇头:“这还有不少事情堆着,若是被人看出个破绽,只怕长公主和母亲先前的苦心也是白费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者,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

“你们只管下去守着便是,我休息片刻,晚点还要去见祖父呢。”叶致嘱咐道,“一会把秦世子给的那副药熬上,等我起来再喝。”

她本马上就要昏睡过去,连日的奔波和疲倦已经快把她彻底拖进梦乡里了,但是瞬间又想起些关键,不得不睁开了眼睛。

“佩玉,这药你亲自去煎,断断不可经了别人的手,知道吗?”

佩玉道:“我晓得,姑娘放心。只是伽罗常磐几个,难道也是……”

叶致道:“并非我疑心她们,而是这府中有人正盼着我死,伽罗她们毕竟还小,只怕防不住那些有心人。你和琼琚是祖母和母亲派给我的,如今,也只得能者多劳,撑过这段去了。”

说完这些,叶致再抵挡不住浓浓倦意,闭目阖眼昏睡过去。

佩玉和琼琚见没过片刻就睡得沉了,晓得这是一路上辛苦,只怕有一番好眠,短时间是醒不来的。

两个又检视了一番房内的布置,估摸着叶致便是中间清醒片刻,需要的东西也都已经齐备,才放轻手脚从卧房里退了出来。

她们也不敢走远了,就守在房门边上,小声说着今日这桩桩件件。

先是城阳长公主派人,悄悄地把叶致送了回来,又是父母姐妹相见,一片欢喜泣泣之声喜得是叶致遭逢打劫,终究是吉人天相,平安回来;哭得是这段日里家中愁云密布,不晓得她在外面究竟是怎样一番苦难折磨,真是想想就叫人肝肠寸断。特别是叶数,一直以来都自责是自己害了叶致,好几次都同母亲容氏说,若是大姐姐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便也不活了,把这条命赔她,黄泉路上也好做个伴。把个叶仲承和容氏吓得半死,派一堆孔武有力的丫鬟和婆子看着她,生怕哪一刻没人注意这直肠子的丫头就自己训了短见。

叶致坠马一事疑点颇多,城阳长公主与秦英及叶伯承会面后,又亲自上门请罪,话里话外间更是暗示自己相信这事和叶数并无关系。

兽h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