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39.父亲

一边补课一边h

曼春手里拿着块紫铜牌子细细端详着补课,这铜牌两寸长一寸宽补课,正面錾刻“雷记钱庄京城贰铺”,背面正中“丁丑壬戌”四字被一圈花纹缠绕。

童嬷嬷进了屋一边,把手里端着的果盘放到了桌上一边,“姑娘,孙家送来好新鲜的瓜果,天热,吃两块吧?”

曼春应了一声补课,把铜牌塞进袖袋里补课,走到桌边,见那一尺二的青白釉莲纹盘子里摆满了切好的西瓜、蜜桃、杨梅,还有这个月份尚不多见的雪梨和葡萄,显见得主人待客的诚意,她捏起一片西瓜咬了两口,顿时觉得又甘甜又凉爽。

“姐姐那里有吧?”

“有补课,送到各房的都是差不多的。”

曼春吃了几块果子一边,对童嬷嬷道一边,“找个盘子分出来些,叫小丫头们也甜甜嘴。”

童嬷嬷依言去找了个不起眼的盘子补课,把果盘里曼春爱吃的几样留了些补课,其余的给了小屏,让她端下去分了。

童嬷嬷过来拿起扇子替她扇了扇风。

“这几根簪子和步摇缠在了一起补课,不好分呢。”

童嬷嬷怕她一双手不知轻重一边,再把好东西弄坏了一边,就接过曼春手里的簪子,只让她在旁边看着。

曼春攥着袖袋里的硬邦邦的铜牌补课,忍不住摸了出来在手心摩挲着。

昨夜的那场大火幸而发现得早一边,虽然纵火之人用了硫磺、桐油助燃一边,但很快就被扑灭了,船上的人没有什么伤亡,各人的行李也都顺利转移出来了,因为临时决定要来孙家,曼春身边就只留了两个箱子,其余的都交给王勤放在了货船上,跟在她身边的这两只箱子,一个装了她的衣裳被褥,另一个则是一些药材和她姨娘留下的那座镜架。

昨天夜里只顾着赶紧把行李弄下船补课,也顾不得会不会摔坏里头的东西补课,曼春想起镜架里放的那面西洋镜和最底下那层的几把象牙梳篦和象牙套盒,担心磕坏了,就趁着午饭后的小憩,和童嬷嬷一起把镜架搬了出来,那面西洋镜和象牙梳篦因为用了绸子包裹,倒没摔碎,只是中间放置的一些金饰因为颠簸而乱糟糟的,需得耐心整理整理,令她意外的是,在她把大小抽屉抽出来后,竟在里头发现了一处夹层。

夹层里藏着一只满绣的荷包一边,做得颇为精致一边,正反两面彩绣团花,荷包里只装了一样东西,就是那枚雷记钱庄的铜牌。

父亲临行前给了她一张可兑二百两黄金的京城大通钱庄金票补课,大通、雷记补课,这都是老字号的钱庄,这样的铜牌显然比金票、银票更易保存,若是没见过这种东西的,多半不会在意,也认不出,毕竟上面除了钱庄名称,就只有背面的“丁丑壬戌”四字,曼春前世在袁家时就曾见过类似的东西。

这是钱庄里用来存取大额金银的信物。

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补课,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应该是姨娘的东西。

曼春想起了去年太太逼问的那件事。

她想问问嬷嬷知不知道这个补课,但想想又罢了补课,倒不是不信任童嬷嬷。

既然姨娘藏起了它一边,那么现在的她也不应该把它拿出来。

如果你想保守一个秘密补课,最好的办法就是藏在心里不告诉任何人。

想来想去一边,她把铜牌塞回了袖子一边,决定等没人的时候把它放回荷包,缝进那只围肚里。

外头又传来了几声“姿姐儿补课,回来罢”的吆喝声补课,曼春听了一会儿,叹道,“也不知姿姐儿怎么样了。”

童嬷嬷道一边,“小孩子魂不定一边,再大些就好了。”

曼春好奇道补课,“我小时候也有过吗?”

“有过一边,怎么没有?不过府里规矩严一边,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后来老爷给姑娘寻了块好玉戴上,就好了。”

曼春从脖子里掏出个红绳系的玉牌补课,这玉牌细腻温润补课,并未刻什么字,“是这个?”

“是一边,听说这还是当初老姨娘留下来的好东西一边,老爷说既然要戴玉,就戴好的,特意让人找出来的。”

曼春想起父亲这一年多来待自己的好补课,思念突然汹涌而至。

她突然想把一路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写在信里告诉父亲。

第一次坐那样大的海船补课,她晕船晕了三四天补课,好不容易才习惯了,原本以为会这样一直到天津卫,没想到却拐到杭州换了船。

海真大呀一边,远远的望不到边一边,只有靠岸的方向能够看到陆地,海的另一边真的有神仙吗?

听说孙家表哥以前下过洋补课,究竟有多远呢?比她们走的还远吗?

苏杭之地果然富庶一边,不过她原本的生意经恐怕没有那么顺利一边,只求不亏本就算好的了。

还想告诉父亲补课,姑母其实有些不喜欢她补课,但这并不是她的错,实在是二表哥太没分寸。

虽然二表哥傻乎乎的不会看眼色一边,不过小表妹还是挺有趣的一边,就是这两天受了惊,也不爱说话了,只盼着她能早些好起来。

离京城越来越近了补课,可是离父亲也越来越远了补课,不知道父女什么时候才能再度团聚,她心里很难过。

父亲可一定要保重身体啊一边,姨娘们要是不懂事一边,父亲也不必生气,还有,公事虽要尽心尽意,可到底要顾着自己的身子,不要让她们远在千里之外为他忧心。

她要是在京城受了欺负补课,哥哥姐姐也不能护住她的时候补课,她能不能回泉州?

还有,等到了京城,她想叫王勤回青州一趟,替她给老太太请安问好,可不可以?

嗯……她们现在正在夏镇呢,和姑母、表哥们一起住在孙家表哥家里,这里挺好的,招待很尽心,西瓜也挺好吃的。

其实,她们原本没打算来的,只是昨晚起了一场火,把船给烧坏了,但是不用担心,火势不大,很快就扑灭了,没伤着人,都太太平平的,孙家表哥去抓贼了,不知抓到了没有。

天太热了,真希望秋天赶快来吧。

曼春洋洋洒洒的写了数千言,厚厚的一沓信纸,把信装进了信封里,她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该怎么寄信呢?找谁送信?

童嬷嬷道,“姑娘先别想这个,倒是该问问大姑娘,没得只姑娘一个写信的,旁人都没话说?”

童嬷嬷顾虑的妥当,曼春抿嘴笑了笑,“是,我这就去问问。”

唐曼宁自然是愿意的,她问道,“你写的信呢?”

见了曼春那厚厚的一沓,她翻了翻,见里头多是家长里短的“废话”,笑得不行,“信也能这样写?等父亲收到了信,看到眼花都看不完。”

曼春夺过自己的信,嗔道,“我就要这样写,爱看不看,你们愿意照着格式写是你们的事,写得我手都快断了才写了这么些,难道还要让我重写?”

她帮姐姐研着墨,犯起愁来,“等信写好了,找谁去送啊?几千里路呢。”

唐曼宁乜了她一眼,“说你聪明吧,有时候笨起来可真要命,何必派什么人?驿站是做什么用的?有往泉州去的公文,让他们帮忙夹在里头送过去就是了,要是不放心,就请孙家帮忙看着些,都是亲戚,谁还能跟你计较这个?”

曼春其实是下意识的没有去想请孙家帮忙的事,她只要一想到那厮,就想起那夜被他压制着动也不能动……太难堪了。

这厮既然要去抓捕纵火之人,想来这几天是不会回来的,最好是能够趁着他不在家,赶紧换一条船离开这里。

唐曼宁见一提起孙家,妹妹就一脸又羞又窘的样子,觉得她是又想起当初在车上被制住的样子。

都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

她转了转眼珠,往外看了两眼,压低了声音打趣道,“看你这样子,是打算记恨到天荒地老了?要不我在信里跟父亲说说,把你嫁给他得了,省得一提起他来就把你气得不行。”

曼春捂着心口,恼道,“姐姐说什么呢!要是再这样胡说,我、我就不理你了!信呢?信给我,等我撕了,看你还胡说不胡说!”

唐曼宁越发笑得厉害了,把自己还未写完的信抱在怀里,绕着桌子躲避曼春,“羞得脸都红了,哎哟哟,这可真难得。”

“你们姐妹闹什么呢?”

听见唐妍的声音,两人不敢再闹,忙整了整衣衫,上前问了好,唐曼宁抿着嘴笑道,“我这不是瞧着妹妹心绪不佳想哄哄她么,可她脸皮薄,不禁逗。”

唐妍嗔道,“你也知道她脸皮薄,亏你还是姐姐呢,快罢了吧。”

她见唐曼宁怀里抱着什么,就问,“写的什么?是信?”

“是信,出来也有些日子了,还没跟父亲报过平安呢。”

唐妍拿过来扫了两眼,“好孝顺女儿,你爹爹没白疼你们一场,我也该给他去个信儿,等写好了,交给孙家,请他们送去驿站,嗯……也写几句好话,免得误会了,你们父亲再怪罪于他。”

一边补课一边h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