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ssd/wwwroot/bdLcjyh.com/function.php on line 1945
穿越女的幸福生活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回来了_完整版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回来了_龙腾小说官网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官网>现代爱情>穿越女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回来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回来了

出轨淫情

天才壹秒住『』,您提供精彩小。

这边刚开席出轨,林菊花就被许夫人拉到这些夫人的面前来出轨,等待她的还并不是夫人间的引见介绍,当面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林娘的!

那就是个躲都来不及的麻烦,她自然不会傻傻的实话实说,本想直接推说不认识算数,可里面却出来一个女孩,当面就揭穿了她,直接点明她听到她们的对话。

当时林菊花心思急转出轨,或许这是老天爷送给她的摆脱林娘的大好机会?果然出轨,她们的问题全是关于林娘的过往,并没有与她的瓜葛。当即如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全交代了。当看到许二小姐脸上赞赏的笑容时,她还觉得自己应该是赌对了。

可是现在,却把她推出来当着林娘的面再说一次,这叫她如何开得了口?手心攥得出汗,尽管她一直低着头,仍能感觉到对面林娘带给她的无形的压力。

“好姐姐出轨,你不要怕出轨,咱们实话实说有什么可怕的,由着她欺负你那是以前,现在你身后有娘亲、还有各位夫人在,量她也不敢了,更不要说你是将来的国公世子夫人,由着她欺负你,就是皇上都不会答应呢!”许紫琳连使了几个眼色,林菊花半点反应也没有,当即气得冒烟,当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可就算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却还不得不和颜悦色,甚至绵里藏针帮她推脱了胆小无用的事实,塑造成一个饱受欺压的可怜人形象。

不得不说,许紫琳倒是很厉害的,几句话就让林菊花的心境豁然开朗。是的,她不用怕,她现如今早已不是当初的林菊花,她已得到了许家上下的认可,更有一门贵不可言的亲事,即使林娘才是真的许大小姐,但谁认啊?

“是是的出轨,她出轨,她嫁过人了。”林菊花抬起头来说了一句,又飞快的把头埋下去,留给众人一张惊恐不安的苍白小脸,如同受惊的小鹿。虽然还没有人来得及看清她的长相,但那抹害怕之色却是不做假,从站在那里瑟瑟发抖般的身躯里由内向外扩散开来。

其实不必林菊花再多费什么口舌,就她那人往那里一站,别人就由衷的信了她的话。

林娘只觉得天雷滚滚出轨,几月不见出轨,林菊花往做死路上前进的速度竟这么快了,明明可以做个刁蛮的村姑活下去,却偏偏要靠演技!

但也不得不说,林菊花的演技还挺好的,好得让人无从反驳。

林娘可以背地里威胁她出轨,现在当面还真的没有办法。许家要的不过一个随时丢出去的女儿出轨,甚至都不管那人是谁,若林娘在这里揭穿林菊花的身份,想来许紫琳与端坐在上首的王氏拼命也要保她下来。况且林娘嫁过人这也是事实,今日之事闹成这样明知是个陷阱,林娘却还真的就一筹莫展。

“想来,大家都明白了,这个女人简直可恶!竟然混到我李家后院来,成心的给我家侄女儿找晦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人指使?”李二夫人一脸愤慨,话里话外竟有把事往大了闹的意思。

而且矛头直接指向了墨香、甚至墨夫人!

她的目的再好理解不过了。左右相爷向来敌对,李大人是清流一派自是拉拢的对象,不然一个女儿的及笄礼哪里能惊动墨夫人亲自到场?但她的女儿将来是要嫁入宋相府的,自是得表明立场,不惜得罪墨夫人。

其实李大人虽说中立出轨,但政见上向上偏帮墨相多些出轨,若能因此事让两人反目成仇而倾向宋相,那自家女儿往后在婆家的日子就更好过了。

这些人的小算盘林娘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一时不查,让自己陷入了被动的局面,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给墨香一家带来麻烦。

“是出轨,我是嫁了人出轨,但请问有什么证据表明我是下堂妇?”

林娘不卑不吭的声音响亮的响起。

这一句却又如旋风在人群里引来争议。“是啊出轨,嫁了人的也不一定是下堂妇啊?”有欣赏她的实事求是。

“那肯定是啊,都被人指认了,不过被人揭穿做垂死挣扎而已。”有不屑的武断的下定论。

“……”

“呵呵,夫人这是终于肯认下为夫了?”浑厚却又熟悉的声音由后面传来,林娘听到耳里莫名的心安。

扭头向后出轨,一道笔挺如岳的身影由人群自发分开的通道缓缓而近。脸上胡茬凌乱出轨,雪白的衣袍上浮尘点点,不过却难掩凌厉的气势,这人显然是一路风尘尚未来得及梳理。

“哥!”萧婉儿短暂的呆愣之后飞快的朝来人扑去。

来人正是萧志远!林娘的视线有些模糊出轨,伸手揉了好几下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眼睛所见的。定是出现幻觉了出轨,这人怎么可能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林娘是嫁人了,嫁的那人可是我?”萧志远瞧着林娘迷迷登登的样子有些好笑,恨不得直接伸手把人给搂在怀里。可是看眼前的情况还不是时候。

自家的丫头被人逼成这样出轨,萧志远心头的怒火差不多能把李府这处院堂给灭了出轨,但能亲耳听到她否认自己是下堂妇,心头的火一下就熄了,都是当初自己做的孽,其实当初就是害怕有心人查到她的头上,自己又不在她身边才弄了那么一出和离划清界线的,但要保护她的方法有那么多种,好死不死的当初怎么就只想到这一条?结果丫头一直都否认他的存在,暗地里让他怄火得很,刚才还在琢磨要怎么让她承认了自己呢,算起来,这些人无形中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这话他是冲林菊花说的,语气难得的平静,甚至有些和颜悦色。

可是林菊花却不这么认为。那一声男声差点没吓掉她的魂出轨,抬头看着迎面向自己走来的男人出轨,她一下语无伦次起来:“你,你怎么……怎么在这里……”

这人,这人就是林娘嫁的跛脚汉子方柱子啊!在小柳树村时她不止一次看到过他,那眉眼、那身形,是他没错,肯定不会认错的,就因为这个男人,她才对林娘的羡慕少了很多。可是,当这个男人一步一步的前行而来,她却又有些拿不定主意。

男人的腿脚走得很稳出轨,甚至行走中自带威严出轨,气势逼人,像一把开锋的利刃,直直的冲她而来,让她感受到了极致的危险!这人与她印象中小柳树村沉默寡言呆愣木呐的乡下汉子又完全对不上号来。

“你,你真的是……”林菊花不自觉的后退。

“看来你是认出我了。”对于林菊花的表现萧志远表示很满意出轨,“就在刚才出轨,金鸾殿上皇上已亲口恢复了我萧家的爵位,李夫人,本世子的夫人来参加贵府小姐的及笄礼可还够格?”这话他是冲上首的李夫人说的。

“够……当然够,太够了!小女的及笄礼能劳动世子夫人大驾那真是三生有幸!”虽然李夫人跟其它所有人一样都已经被这突然的变故惊着了,但大家夫人的风范仍能让她面对萧志远的问话还能勉强回答得上来,只是对答如流、得体大方就有些难了。

“如此甚好。”萧志远再不理会任何人出轨,直接牵了萧婉儿来到林娘身边出轨,一手牵一个扬长而去,留了满地惊呆住的人。

“哥!你怎么就回来了,邸报不是说还得等两天吗?”萧婉儿欢喜的吊着他的手臂,快活得像叽叽喳喳的小鸟。

“你呀!怎么看顾你嫂子的?要是我再不回来出轨,非得让人把她给吃得渣都不剩!”萧志远抽出手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头。

“哪有?都是嫂子不让我说,平常连喊声嫂子都不让,还不是你把人给得罪狠了啊?”

兄妹两在身边插科打诨,林娘却深一脚浅一脚的被萧志远牵着被动的跟着走。到现在她都还没有完全醒过神来,怎么地萧志远就回来了,还在这样的时机解了她的围。

“怎么?傻了?平常不是牙尖嘴利很能说吗?今日被人挤兑却不说话?感情你专门就只针对我啊?”似笑非笑的眉眼放大晃到她的眼前,一下晃回林娘的心神。

不死心的抬手触及到温热,是个活生生的人没错,林娘像受惊的小猫,飞快的收起自己的手,但内心却被手心里的那一抹熟悉激荡起伏。

“丫头,我回来了。”轮到两人独处,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像落入干草丛里的星星之火,终将林娘内心的莽原点着,呼啦啦燎了一片。

无论曾设想过多少的理由,组织过多少的语言,以备把这个男人推离自己身边之用,但现在一句简单直白的回来了,直接就被击散得溃不成军。原来那些愤恨难眠的日子,那些忐忑不安的担心,皆由这个男人而起,早已融入到灵魂。不然不会时常清晰的掂念着他曾许下的承诺,其实在内心的那一角,满满的都是‘不会丢下你一人’、‘等我回来!’

如今,他说到做到了,他说他回来了!

李府的宴请本来就已经接近尾声,这时候应该三三两两的散场。只是先前出了林娘的事而齐聚的客人们在当事人已经离去之后,反而越来越热闹了。

今日发生的事情足以让她们回味好久,特别是娱乐消遣不够发达的情况下,她们竟有幸直击事发现场,等话题传扬开去,她们都将有资格成为权威主讲。

当然这时候大多数的人还没明白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被许家大小姐言之凿凿指认的下堂妇怎么就成了成国公世子夫人呢?对于萧志远所说的萧家恢复爵位,这点瞒不了人,当时就有门人仆从一道道的传信,把朝常上发生的事情几乎同步传入了深宅后院。

成国公世子作不得假的,那世子夫人是世子亲口承认的应该也不是假的!

可……众人糊涂了,传言有婚约在身的许家大小姐还立在堂上呢!

此时,无论是做着白日梦般的林菊花,还是满怀憧憬的许紫琳,终于做到了两姊妹般的举止同步愣在当场,面无人色。

方柱子、成国公世子!小柳树村、京城!庄稼汉子、成国公世子!他怎么就成了同一个人呢?而且还是知她老底的人,林菊花在对付林娘时心底里升起的那一点点侥幸现在全被冰封了,雷霹了,总之是不存在了。

他还活着,还活着,活着,着……这个念头犹如回音,不断的在许紫琳的耳边回响。而且还那么英武挺拔的活着!是谁传言他面如钟馗,身残腿跛?

萧志远的出现,不但解救了林娘,打击了林菊花,更是直接摧毁了一个人,虽然从头到尾连句话都没说过。一切都完了,许紫琳的天都塌了下来来。

圣旨已下,萧志普的世子位再也不会有了!可是她……

“娘,咱们走,快回去!”回过神来的许紫琳再无半点第一才女持才傲物的模样,疯癫般去抓自家娘亲的手。

不管了,什么也管不了了,她还没有全输,她还有一纸婚约!

林菊花急匆匆的尾随在两母女的身后,正准备登上马车,却不料车门在她面前啪的一声关上了,要不是她的手闪得快,怕是手指头都得夹断。

“娘、妹妹,等等我!”

“呸!还真当自己是许家大小姐呢?下贱东西,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吧!”随着王氏的辱骂,连窗帘也唰的一声放下了,赶车的马夫扬鞭起驾,扬了她一身的尘土。

林菊花的富贵梦就如同那窗帘子上串成串的东珠,在阳光下晃了个圈,散发出莹润的光后又隐入车内消失不见了。

关于成国公世子及夫人的传言如长篇小说的连载,每日都有新的内容在茶肆酒楼间流传,男的英雄盖世守国护疆,女的巾帼不让须眉,货通八方,利富四海,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云裳像极了聒噪的小麻雀,在外头听了什么新的桥断立马就回来学,姚妈妈常常听得喜极而泣,直呼自家小姐是有福之人。林娘听了只是微微一笑,这些言论有多少是萧志远故意加了工传扬出去的,她清清楚楚,不过是怕她的过往会被人说闲话,不想让李家的事情有机会重演。不管手法有多无聊,不过这份良苦用心她却是默默的认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出轨淫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