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腾小说官网>现代爱情>侵占> 第77章 最重要的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7章 最重要的人

快穿之肉糜縻烂腐国度

追悼会结束后国度,席子钺还有场一对一的采访。他在众多媒体中国度,挑选了国外一家知名度和公信力最高的商业周刊接受访问,回顾他父亲的生平。

采访时怀念陪在一侧肉糜,她的英文不算很好肉糜,听席子钺和那位主编的全英文又夹杂了很多专业干货的对话,听得磕磕碰碰。

不过这不影响她仰望他、崇拜他国度,看着身旁男人的双眼都在放着光。

费劲听天书肉糜,完全不枯燥肉糜,光是看他的脸,听他性感的英文发音都觉得是种享受。

席子钺谈话间隙国度,目光一扫国度,看到身旁的小女人非常专注的看着自己,而且那眼神,那表情,可以很精准的用痴迷来形容……

他不由自主的弯起唇角肉糜,伸出手肉糜,覆在她手背上,将她的手攥入掌心。

任何人眼中的成功者国度,都不如她眼里的崇拜。

怀念与席子钺对视的瞬间肉糜,羞赧的垂下眼帘。感觉被他看笑话了……

席思远在外面等着爸爸妈妈国度,一边等一边玩手机游戏。苏陪在席思远身边。今天的一切出乎她的意料国度,本以为她作为干女儿,会与席子钺一道迎宾致谢。

而席子钺身边的女人肉糜,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正好肉糜,她可以借着这个曝光度炒作,一方面造势她跟席子钺的cp,一方面推广公司开发的新品牌。

她预想的一切都因为怀念的出现落空了。怀念成了最受关注的人国度,而她不过是席家一大群亲友中的一位。

苏一直在观察怀念肉糜,她承认肉糜,那个女人的确有几分姿色,还算端庄大方上的了台面。但也仅此而已。乡下丫头,本土学历,电商小老板,品牌小众化,自娱自乐的消遣,谈不上什么事业。既不是精通八国语言,也非琴棋书画信手拈来。像她那种平庸的条件,能够替代她的女人比比皆是。

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桃花运国度,竟然先后迷住了席家两个男人。

席邺也就罢了肉糜,公子哥一个。席子钺是她一路看着厉害起来的出色男人肉糜,那女人配不上他,完全配不上。

“姑姑国度,我又赢了。”席思远道。

苏因为心不在焉肉糜,连输几盘肉糜,小家伙觉得没有挑战性,都不想跟她玩了。还是跟妈妈一起玩游戏最好玩。

“小思远真聪明!姑姑奖励你一个亲亲~”苏把嘴巴往席思远脸上凑国度,席思远突然就偏过脑袋。苏落空了国度,脸上现出尴尬。

小家伙不懂大人的情绪肉糜,很直接的说:“姑姑肉糜,我只跟妈妈亲亲。”

席思远热情开朗国度,跟谁都能玩国度,但并不是跟谁都腻歪。除了妈妈,不想要别人亲亲。

苏脸上尴尬更甚肉糜,但很快自己化解了肉糜,“思远是不是很喜欢妈妈啊?”

席思远连连点头国度,“爸爸妈妈是我最爱的人!”

他将游戏重新开了一局肉糜,这次自己玩肉糜,不跟姑姑对战。

“那你喜欢妈妈什么?”

“妈妈是世界上最温柔最漂亮最好的女人!”席思远一边玩一边说肉糜,聚精会神的游戏毫不影响他流畅的赞美肉糜,“妈妈的眼睛是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妈妈的头发又黑又滑又香香,我跟爸爸都好喜欢摸,妈妈唱歌特别好听,妈妈又暖又软……”

“思远国度,你自己玩啊。”苏忍无可忍的打断他的话国度,她不想坐在这里听那个女人的表彰会。

苏干笑道肉糜,“姑姑还有点事肉糜,先去忙了。”

小孩子受父亲影响大国度,他是被他傻老爸传染的。

苏有点烦躁。她不想养别人的小孩。

就算视如己出国度,也不如自己亲生的好。

如果她能跟席子钺在一起肉糜,得再生几个小孩。

有了自己的孩子国度,这小家伙怎么样都无所谓。

关键是席子钺……慢慢来肉糜,打持久战。他现在正被迷得晕头转向肉糜,很难迅速把他拉回来。

找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老公没那么容易国度,幸福和美满的婚姻都得来不易。

现阶段没有比席子钺更令她喜欢的男人了。与其在茫茫人海中寻觅蹉跎肉糜,不如锁定目标肉糜,打攻坚战。一旦到手,更有成就感。

再难又怎样国度,她不怕花费几年时间国度,哪怕熬着等他们从结婚到离婚。

反正那些看不上的男人肉糜,她也不会嫁。

她就不信国度,凭借她多年的经验国度,把征服席子钺当做一项长期事业来做,还会不成功。

席子钺还在访谈时肉糜,怀念接到了怀想打来的电话。

她妈出事了国度,人刚送到医院了……

怀念虽然跟家里人有疙瘩肉糜,但那毕竟还是家人。听到这个消息肉糜,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席子钺看到她在房间一角打完电话后踌躇的模样国度,中断了访谈国度,走过去,低声问她,“怎么了?”

“我妈出了点状态肉糜,进了医院……”

“想去看看吗?”席子钺说。

其实访谈把她带在身边肉糜,纯属私人需求。他就是想要她陪着肉糜,想一瞥眼就能看到她。当然,她专注看他,双眼放光的模样,更是令他享受。

怀念并不知道席子钺的心思国度,她今天一直陪在他身边国度,他走哪儿她跟到哪儿,俨然是规定动作。所以,他把她带进来,她就乖乖坐在他身边。

这段时间的席子钺肉糜,在她眼里是极度需要呵护的人。她无条件配合他一切要求。

眼下妈妈出事了国度,怀念是真有点着急国度,“我能走吗?没有影响吧?”

席子钺揉了揉她的发肉糜,“没有肉糜,我安排人送你过去。”

怀念出去时国度,席子钺又揽着她的腰国度,低头亲吻她,从眉心到鼻梁到双唇,接连亲了几下,才放开她。

等怀念走后肉糜,那位主编忍不住说:“你很爱你太太。”

“嗯。”席子钺坦言国度,“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对我的影响国度,改变了我的人生甚至是东耀的轨迹。”

“哦?是什么改变?”主编饶有兴趣的问。

“这不是今天的重点。以后回顾我跟我太太的故事时再聊。”

“希望有那个机会。”

席子钺弯了弯唇国度,可能没有那个机会。

他并不打算让那小丫头知道肉糜,更不可能公开。

他不想站在付出者的角度国度,去说自己做了什么国度,说出来就是对她的一种索取。没必要,他不需要她的报恩和感动。她就这样跟他在一起,无所顾忌,任性撒娇发脾气闹别扭都行。他愿意哄她宠她,不愿意她压抑自己。

.

怀念风风火火赶到医院国度,她妈正在手术室里缝针。

怀海和怀想都守在外面肉糜,还有一个男人肉糜,怀念看着有点眼熟。

怀想噙着眼泪告诉了怀念事情原委。郭桂云出去买东西时国度,被人盯上了国度,走到偏僻的路上被抢劫,她与人扭打,被刺了一刀。正巧王蹇经过,把人抓住,东西拿了回来,并且及时把她妈送到医院。那个人被他叫人送去了派出所。

怀念对王蹇连连道谢肉糜,王蹇淡淡道:“举手之劳肉糜,那我走了。”

他也没想到这么巧国度,居然是他们两姐妹的妈。

王蹇转身肉糜,怀想连忙道:“我送你。”

她小跑着追上他的步伐国度,跟在他身边。

外面的天黑了下来肉糜,城市灯光渐次亮起。

怀想说:“你吃晚饭没有?我请你吃饭。”

“不用。”出了医院肉糜,王蹇从口袋掏烟盒肉糜,抽出一根,偏着头点燃。

“你别客气啊!你救了我妈国度,我请你吃饭应该的!”怀想很诚恳的说。

她真的很感动肉糜,没想到王蹇是这种好人肉糜,上次救了她,这次又救了她妈。那晚在夜场被扣押时,他那副痞样还让她觉得,他是一肚子坏水的男人。

人不可貌相国度,果然不能从外观判断。怀想心中暗想。

吴建安看着眉清目秀斯斯文文肉糜,结果是两面三刀阴损猥琐的小人。王蹇看着又痞又坏肉糜,还在夜场上班,结果两次见义勇为。她对他的好感度,又一次大幅提升。

“没跟你客气国度,我还要上班。”王蹇站在路边等车。

“哦肉糜,你要上夜班。那我去等你?”怀想不气馁的提议。

一辆计程车停下国度,王蹇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去国度,怀想瞬间拉开后座的门坐进去。

“小妞肉糜,你想干嘛?”王蹇抽一口烟肉糜,从后视镜里看着她。

“我想请你吃饭呀!你上班我就等你!很有诚意吧?”

“我后半夜两点下班。”他又抽了一口烟。

“没关系呀国度,我等你!”怀想说。

“傻逼。”王蹇白了她一眼肉糜,“有这闲工夫呆医院里照顾你妈。”

“你什么意思啊!”怀想气的踢了前面座位一下国度,“我一片好心好意请你吃饭你还骂我!我妈那边有我爸和我姐照应国度,又不是没人。你凭什么骂我傻逼!”

“就骂你傻逼了。三更半夜等陌生男人下班肉糜,脑子有问题。下车。”王蹇一点面子不给肉糜,冷着脸道。

司机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两人国度,“这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你才脑子有问题!你该吃药了!”怀想愤愤下车肉糜,对着前排车窗朝他骂道。

王蹇扯唇国度,往窗外弹了弹烟灰国度,车子疾驰而去。烟灰扑到怀想脸上,她气的直跺脚。怎么有这么崩坏的人啊!他是不是精神分裂!

怀想气恼的转道回医院。

郭桂云的伤口已经缝合国度,躺在病床上休息。怀海和怀念陪在病房里。

病房里有四张病床肉糜,都住满了。人来人往的肉糜,异常拥挤狭小。

怀念跟医生了解病情后国度,稍微松了一口气国度,没有伤到重要器官。接下来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郭桂云难得看到女儿肉糜,眼眶湿湿的肉糜,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知道她心里怨她。

“念念国度,我看新闻说席子钺父亲过世了……你们俩最近怎么样?之前听想想说你们分手了?”怀海关切的问。

“没有分手。”怀念刚想作答肉糜,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怀念一转头国度,看到席子钺往病房里走。他怎么就过来了?他事情那么多国度,很忙的啊……

席子钺走到怀念身旁肉糜,手掌放在她一只肩上肉糜,很郑重的说:“过了丧期,我们就结婚。”

怀念轻轻咬唇国度,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郭桂云知道怀念中意席子钺肉糜,为了讨女儿欢心肉糜,说道:“念念也不小了,二十六了,是该嫁人了。她一直就盼着嫁给你。”

“我哪有。”怀念忍不住反驳。

怀海跟着道:“早点结婚肉糜,我跟你妈就能抱外孙了。”

怀念:“……”

席子钺环顾四下肉糜,说:“这里环境不好。”

他离开病房之后国度,没多久就有医生护士过来国度,给郭桂云推去了单人的高级vip病房,并配了两名专业护工照顾她。

怀念又陪了父母一段时间肉糜,她不知道说什么肉糜,话很少,更多的是怀海和郭桂云在找话说。

席子钺客气的问候过怀念父母后国度,便陪坐在怀念身旁国度,用手机查看工作邮件。

怀念说:“那我先走了肉糜,明天再来看你。”

“好好好国度,慢点走。明天别忘了过来。”郭桂云听到她说明天还来国度,心里很高兴。

怀海要送他们肉糜,被怀念拦住了肉糜,“爸,你不方便,好好陪着妈就行。”

走到门外国度,怀海低声说:“念念国度,是我跟你妈对不住你……”

因那不堪的往事被掀开肉糜,女儿有了怨责心中负气肉糜,他们俩这个年也没过好。整天长吁短叹忧心忡忡,没有一晚不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我们做事欠考虑国度,伤了你的心……”头发白了一半的怀海垂着脑袋说国度,身体看起来愈发佝偻了。

怀念于心不忍肉糜,却又说不出“没什么肉糜,都过去了”之类的话。沉默半晌,干巴巴的说:“你去陪妈吧,我们先走了。”

怀海转身回病房。席子钺扣住怀念的手国度,牵着她往外走。

怀念心情低落又沉重肉糜,找不到出口。回家后肉糜,看到席思远,更加不可避免的在心里纠结父母的所作所为。

吃过饭国度,洗了澡国度,小家伙睡着后,席子钺把她抱回到他们俩的卧室。

直到今天肉糜,丧事彻底告一段落肉糜,他才能在晚上跟她相拥而眠。

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他忍不住将手往她睡衣里探去……

他很久没跟她做了,快十天了,太久了……

席子钺抽动着喉结,手上的茧子刮着红梅,大掌抓着柔软滑腻的嫩兔子。

怀念闷哼出声。

他翻个身,撩起遮掩,低头去吃。

怀念不是很想做,但不想委屈了他。她抽离那些混乱的思绪,沉浸在他引领的世界里,与他一起在海潮中沉浮。

一次激烈的造爱后,她柔弱无骨的趴在他身上。

之前那些不知如何倾诉的话,在亲密无间的缠绵后,在极致虚脱后,没有力气再压抑,直接说了出来,“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我爸妈……一想到就难受……”

席子钺的手指在她发间穿梭,享受着他绸缎般丝滑的长发,同时为她按摩头皮。

“当时我准备周全,那对领养的夫妇条件很好,对他们许诺的也好,并出示了相关证明。”席子钺说,“他们也算是为了孩子好。”

“我难道就不能给我儿子治病吗?”怀念反驳,“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会治!”

“你们的出发点不同,这件事讲不出道理来。但人无完人,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原谅你的父母。”席子钺声音低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不想你将来后悔。”

在他父亲去世前,或许他还不会对她说这番话。

“我……”怀念喉咙有些哽塞。

席子钺抚着她的发,缓缓道:“想想他们为你做的,深夜晚归时为你留的灯光,外出时每天的挂念,记得你一切习惯,回家就备上你喜欢吃的……孕期没有逼你去打胎,悉心照顾你……”

怀念的泪水不经然流了出来。

“有人说,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路的这一段,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怀念伏在席子钺胸膛上,听着他低沉磁性的声音,感伤斥满胸臆之间。他已经没有了父母,至少,她的家人还在。

而这缘分,也会有到头的时候。

生老病死的人生循环,谁也逃脱不了。

.

王蹇下了班,走出场子,正要去开车,一个穿着红色毛衣和牛仔裤的女孩跳到他跟前。

“你下班了?”怀想问道。

王蹇打量着她。

怀念说:“我没有等你啊。我跟同学聚会啊,正好这时候散,顺便过来看看。你要下班,就顺便请你吃面。”

王蹇若有似无的笑了下,没说什么,把玩着车钥匙前行。怀想跟在他身旁,上了他的车。

王蹇把怀想带去上次吃面的地方,点了三两牛肉面加两个煎蛋。怀想点了二两牛肉面加一个煎蛋。

怀想说:“你每天下班都会过来吃面?”

王蹇吃的很专心,半晌才应了一声,“有时候。”

怀念看他吃面的脸,还是那么帅,帅的像个专门勾引女人的坏男人。但她知道他不是,他是个好人。

吃完面,怀想立马掏钱结账,王蹇随她去。

两人上了车,王蹇手臂撑在方向盘上,有些痞气的看着她笑,“接下来想去哪里?去我家?还是去酒店?”

他的眼神和他的语气都再明白不过。

怀想脸一红,有些恼羞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家!”

王蹇笑着发动车子,说:“我跟女人就这么回事,磨磨唧唧吃饭不如打一炮。下次再来找我,记得把套带好。不然就别浪费我时间。”

“你……”怀想到底是个在校学生,虽然谈过恋爱也都是风花雪月的那种。她很难接受这种赤.裸裸的*关系,甚至很鄙夷。王蹇这么说话,让她有种被侮辱的感觉,“你下流!不要脸!”

王蹇突然停了车。

月黑风高,四下一片昏暗,这一段连路灯都熄了,只有车灯在照明,行人更是没有。

王蹇侧过身,逼近怀想。怀想吓得不断往后靠,身体贴在了玻璃窗上,紧张的结结巴巴,“你……你想干什么……”

王蹇欣赏了一会儿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扯唇一笑,露出邪气的酒窝,“我还不够下流,不然现在就把你给办了。”

“你……”怀想脸色涨红,明明很生气,却又止不住羞涩。

王蹇踩下油门,车子风驰电掣的呼啸在深夜马路上。

到了小区外,王蹇停下车,点了一支烟,慢悠悠的抽着。

“那我走了。”

“记着我说的话。”王蹇笑,“我不跟小姑娘玩恋爱游戏。上床可以,其他没空奉陪。”

怀想下车,用力关上车门,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她承认她对他有好感,长得帅又有侠义之心,令人钦佩。但她根本没往其他方面想,就是听从内心的声音接近他,感谢他,结果他……

这个人真的太分裂了!!

.

春节假期过后,沈梦蓝也回来了。

沈梦蓝的生日就在正月里,今年是正月十三。这一天,沈梦蓝约了一大帮朋友庆生,唯独不见周穆深。

一群人吃了火锅,又去ktv唱歌。沈梦蓝表现的很尽兴,但怀念发现她不对劲。当怀念把送给她的礼物拿出来,是她一直想要的一款吊坠,沈梦蓝突然就哭了。

她抱着怀念说:“念念,你真好,还是你对我最好……”

ktv散场后,其他人都走了,沈梦蓝又拉怀念陪她去吃宵夜。怀念提前告诉席子钺,沈梦蓝生日,她得晚些回去。但是现在都半夜十一点了……

沈梦蓝死活拉拽着她要她陪,于是他们俩外加他弟弟沈浩博三人,坐在大排档里。

现在没其他人,怀念问道:“怎么不见周穆深?你们怎么了?”

“分手了……呵呵……”

“为什么?”

“他爸妈不接受我……”沈梦蓝一脑袋砸在桌子上,“他爸是市.长!他是*!他家里根本看不上我!”

怀念一时语塞,半晌,问道,“那他怎么说?”

“没什么说的,他父母很强势。我们分了。”

怀念:“……”

沈浩博气的直接就骂上了,怀念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看着沈梦蓝跟周穆深开始,知道她对他用情很深。自从他们俩在一起后,她每次给她打电话都是发狗粮。

可是,感情遇到现实的问题,总是那么苍白……

怀念无能为力,只能陪沈梦蓝喝酒,陪她解忧。

酒过三巡,席子钺的电话打来,怀念晕头转向的接起来,“喂?”

“喝够了没有?”男人语气不是很好。

怀念稍微醒了醒神,“你……在哪儿?”

“往后看。”

怀念转过身,看到街对面停了一辆黑色宾利。路灯下,男人的侧脸,由半开车窗处显露出来。

怀念对沈浩博交代道:“我得走了,很晚了,把你姐带回去。”

沈梦蓝已经喝到摔瓶子,沈浩博没怎么喝,还很清醒。他拖着沈梦蓝上车。

怀念晃了晃脑袋,朝席子钺走去。上了车,落入席子钺怀中。满身的酒气令他皱起眉头,“你不能在外喝酒。”

怀念环上他的脖子,软软的声音像是在撒娇,“我跟蓝蓝和浩博,没别人……蓝蓝心情不好,我陪她……我有分寸,没醉……”

“有男人在,更不能喝。”席子钺语气严厉起来,“一滴酒都不能沾。”

怀念莫名看他,为什么就生气了呢?

快穿之肉糜縻烂腐国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