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腾小说官网>都市现实>老婆享受黑人肉棒> 老婆享受黑人肉棒

老婆享受黑人肉棒

多次的性芍药,大家都累了。加上我工作忙芍药,已好一子群交了。每天我都安分的回家,然是老婆常做。中有次媛媛及小玉玩,其我都是老婆的。芍药amone

休一子後芍药,我老婆又始不安分了。接天要年假如何玩芍药,但又不想找原的人,所以一直定。

在休假的前一天仍不知要麽芍药,正想要在家乖小孩芍药,我的玩伴俊宏打。他因工作的,要台北待一子,他提早境,所以有天假期。老友多年不,然就邀他晚上吃了。

吃我然老婆小蕙去芍药,想到俊宏竟然也珠珠。珠珠是俊宏以前的女友芍药,也是我年候的性泛想象,我曾多次偷看她俊宏做。件事我也跟老婆提。大家先寒喧一番,就坐下吃。

吃聊才知道芍药,珠珠後嫁到美芍药,前一子婚回。想到俊宏也婚台北工作,人又上了,然又搞在一起了。地球是的,了一大圈,他又在一起了。

四人然就喝起酒芍药,我俊宏然聊起往事芍药,而珠珠拉著小蕙直我以前的糗事。小蕙珠珠一定很棒,不然阿雄不老是珠珠的是她,然是在做才。珠珠喝了酒,就不客的:「阿雄本就很哈我呀!以我不知道他在偷看,我故意自慰他看,他哈死。」

既然了芍药,大家就不客的流史了。俊宏他因他前妻的姊妹他都芍药,前妻受不了才婚的。珠珠她的性超,她前夫喂不她,她好找外食,被就婚了。他的事真是小case,我老婆完我的流史,俊宏珠珠慕死了。尤其珠珠住我:「雄!你真的那麽害。晚上好?」小蕙一,就珠珠抱住,先她一下,接著:「然好,不阿雄你,我也可以。晚上就到我家,我夫妻好好招待你。」

一回到家芍药,俊宏尿急芍药,老婆就她去所。客剩下我珠珠,看她仍是那麽的美,我就大的把珠珠,她深深的一吻。趁此,我的手也不甘於著,一手去摸著她胸前的高峰,另一手伸了她的裙,就隔著三角去扣弄她那神秘的三角地。

我的手愈愈用力的揉搓著她的乳房芍药,而我的另一手扣弄得她淫水直流。

芍药,我也到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已了一大片芍药,而我下面的小弟弟也已硬了起,就用搓乳房的手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而珠珠似乎全然不知似的芍药,她已沈迷在他的。我眼前出的是富有性又白嫩的肉球芍药,景像刺激得我的小弟弟高挺了起。

我拉著她的手芍药,摸向我那粗大的物芍药,想到,她一把那肉棒握住了,她地道「你好粗、好大啊!」

「大才好呀!插起才痛快。要一?」

我知道她已需要了。於是他的除去了她的胸芍药,芍药,整乳房已全然所遮掩,我的手在她的乳房揉搓了一,一用手捏了捏乳,一又把整乳房握,用力的揉、搓、捏、、。

了大五分左右芍药,我的手慢慢的往下移芍药,到她的小腹,我又的把那了一大片的三角褪了下。然後用手去摸、扣弄她的。她那毛茸茸的毛,覆著那桃源洞口,我伸出了手指,插珠珠的道扣弄著。

珠珠被我一扣弄芍药,全身的芍药,淫水直流,流了那椅。她媚眼如,小嘴微,不出「哼哼」之。我知道已到,於是,就以最快的速度,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把珠珠在下面。

我不停的吻芍药,吻遍了她的全身芍药,吻到珠珠的,我即口把珠珠的淫水吃了下去。那味道很,的、滑滑的,有一股腥味。

「。你再吻了芍药,我。我要死了!好哥哥芍药,求你。再吻了,你吻得我心好啊!快停一停吧!」她受了刺激,始浪哼了起。她握著我大巴的手,直住自己的那拉去,她好像是有耐了。

我看她的核已硬芍药,唇也了芍药,小肉洞淫水直流,於是得意的笑道「是我吧!」著,就用手指去她的片唇,用手扶正玉,目,把屁股猛一沈,「滋」一,全覆。

「哎呀!你那好大!好粗!很痛啊!我不要了!」

「你稍微忍一忍芍药,等一下就你舒服的!」

我著芍药,即用「九一深」的做法芍药,的、的始抽插,插了大五分後,她的屁股也已慢慢的扭、,嘴不停的出淫叫和喘息。

「啊!好一了芍药,啊!快!快一芍药,用力。用力,了!好舒服哦!」我被她的淫浪激得欲火高,抽插得愈愈快,有一插,直抵花心。插得珠珠不住地叫舒服,叫痛快!

「我花好?」

「你吧!」

我她麽芍药,就抱住珠珠猛一翻身芍药,姿也就是我仰在下面,而珠珠正坐在我的大巴上,意思心是要珠珠取主。

此珠珠的下已得受芍药,就不一切的在我的身上套著芍药,一起一落,一上一下,下下著肉,直抵花心,她舒服得直浪叫道「好美啊!你的花真行哦!」

「啊!哥插死我吧!我已受不了啦!快!」

我看她似乎快不行了芍药,於是又再次的翻了身芍药,姿又回到本的子。即上一如狂暴雨般的狠抽狂插,插得珠珠大浪叫道「啊!插死小妹啦!插破我那浪穴了,快!快!我要完了,我快要完了!」果真,她真是完了,一股精,直向我,而且,壁不停的抖、收,吸吮著我的具。

我的物被珠珠的精水麽一芍药,那滋味真是以形容的美妙芍药,一狂的抽插。一,客是喘息及浪叫。珠珠的屁股得更是激烈,她迎著我的抽插,而她的道,在不停的收、抖。

我猛抽狠插了百下芍药,具就在珠珠的道跳不已芍药,不久,我精一松,一股精直射而出。珠珠被我的精麽一射,屁股扭得更是力,得更是害,嘴不停的啡道「好舒服!好痛快!真是太痛快了,好哥哥,你真玩,你插得我死去活了!」

我看她那副浪芍药,那副媚芍药,情不自禁的低下,吻住了她的唇。良久,良久,才分。

俊宏小蕙在房已知道我珠珠起了芍药,小蕙想洗澡芍药,俊宏就著小蕙「我先去洗澡吧!」小蕙了,人一同了浴室。

「芍药,我你服。」俊宏著芍药,即手把小蕙得一不。然後再迅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除去。

俊宏直看著她那那特大的乳房芍药,嘻著嘴道「芍药,我你擦。」

著芍药,就拿起毛巾芍药,直往她胸前的那大肉伸去,一使得小蕙忍不住的嘻笑道「嘻嘻!你我嘛!死人了,嘻嘻!」

「芍药,在到你我洗。」俊宏著芍药,即身去,要小蕙他擦背。小蕙真拿起毛巾他擦起背。

「好芍药,到搓前面了。」

接著芍药,他又身芍药,小蕙他擦胸膛。小蕙果真拿著毛巾在他胸前擦了起,擦到他的下,她停了下,不敢再往下擦。俊宏拉起她的手,要她握住自己那粗硬的大具,嘴接著道「你擦啊!怎麽不擦啦!」

小蕙他麽芍药,也就不客的始他擦洗。可是芍药,小蕙的手握住他的大肉棒,他的具立挺硬了起,再小蕙的擦洗,更是充血、大。的,像粗似的。

俊宏手也不甘寂寞芍药,一手伸向她的胸前去弄著她的大乳房芍药,另一手去扣弄著她的。他用指伸入她的道去扣弄。不多,她的淫水和洗澡水已混一水。俊宏又了去,去吻她那火的唇。小蕙的丁香嫩肉,也自送入俊宏的口中去他吸著、吮著。

一芍药,使得俊宏欲火高芍药,他一刻也不容了,即抱起小蕙,往那大床大步走去。他把小蕙的放在床上,而後自己也上了床。

此芍药,他不停的用手去揉搓她的乳房芍药,他把整乳房握住,然後旋下,再用力,一招已把小蕙玩不亦乎。

「啊!」小蕙被他一情的挑逗芍药,不禁的扭了一下屁股。不久芍药,小蕙即自把腿分。俊宏看她已出淫,即用自己那租的具,在她的口不住的磨擦和旋,然後再到她的核上,不停地搓揉著,得她身抖震。揉得她心口!

芍药,小蕙已感到身上芍药,,小腹,玉穴。猛地,她一抖,全身甚感舒,口也乾了。

「啊!」她微微呻吟著芍药,她已淫水穴芍药,奇。她口乾了!她乳麻了!她玉穴了!她全身都筋骨,身也益火。

她出淫姿芍药,微星眼道「不要再了芍药,你得我浪穴都死了。我。我受不了。」

猛然一抖索芍药,玉穴中一股流而出芍药,她全呀如般的一快感,她竟末享受到她的,就出了一次精。俊宏知道,女人出水,表示已入性的高潮、快感。而此已感她非常需要他的慰藉了。

他吻得更烈芍药,手也活得更激烈。她在是受了芍药,她需要了,於是伸出她的玉手,握住他那勃起已久的大肉棒,硬要往自己的塞去。

好一副媚。好一副浪。一的春色芍药,俊宏忍不住又吻了下去。他一挺腰身。

「滋」一芍药,他的大肉棒已入了她的芍药,她挺了挺屁股,具插得更深一。

又粗又硬的大物芍药,一入桃洞芍药,就把那小小的玉穴,塞得的,使她感到好充。好足。他腰再一挺一沈,有律的由「九一深」之法插送著。

她哼著叫著芍药,真是浪了。

人抽插了一回芍药,就都感到不能足了。

「我姿吧!」俊宏眼裹浮了不少的血芍药,看著小蕙的浪道。

「好!快吧!」她真是忍不住了芍药,她早已欲火高。

俊宏把小蕙的腿高芍药,至他的肩上芍药,然後再用手去捧著小蕙的臀部,心把去迎。俊宏用他的大巴直小蕙的道的深,一下拔出,一下送入,磨擦得常。他了姿,抽插得小蕙更淫。俊宏一猛抽狠插,真是天地。插得小蕙直是魂九霄了。她一把的抱住俊宏,猛其臀,狂扭其腰,一扭一,就把整大床弄得「吱吱」作。

「啊!我不行了芍药,我完了芍药,我要出水了!」一落,小蕙已是第二次身了。此,她已入了高潮。她死命的扭腰臀,那王在她那浪穴中不停地磨擦、旋。

俊宏改用慢慢地插芍药,快的抽!「」地一芍药,她得心一空,很快的又慢慢的充起。他用力抽插,入穴直抵花心,整根,到穴底,她心中就感到足,忽又「」地一,大肉棒又快的抽出,一下快,一下慢,一下,一下的,弄得她芳心。

俊宏但她的子射出一股精芍药,直向他的大芍药,把他得舒服了。已是她第三次出水了,她已感昏沈沈的,有如般的向天。她淫地浪哼著,身子一抖,子一直在收,她又了一次,是第四次了。她的浪穴早就像河堤似的。她真的是狂了。

「大巴哥哥芍药,你就快吧!好我休息一下吧!啊!你真把妹的浪穴插破啦!」

俊宏已了近一多小了芍药,他此也得有些腰酸腿麻的芍药,於是,他心神一松,全身一,加速地猛抽狠插了百下。不多久,大巳忍不住一狂跳、抖,他猛一送,直抵穴心,一股急流疾射入她的道,小蕙被他的精水一,嘴更是淫浪叫道「啊!美死了,死我了,真痛快!真舒服啊!大巴哥哥,你真是插!」

嘌嘌的精液射入了小蕙的子芍药,得她全身是一舒芍药,又得到了一次最消魂的快感。她舒服得哼不停。

俊宏疲乏的下芍药,躺在小蕙的身旁。由於人的芍药,使他疲累得很。人慢慢地入了。

我抱著珠珠在客休息芍药,正在情芍药,老婆房走出。老婆洋洋的坐在我另一,先著珠珠:如何?我老公很棒吧!接著又我:老公,珠珠去洗澡,俊宏在面睡著了,我去用吃的。

洗玩澡出芍药,老婆已好了。三人吃一些就做在客聊天芍药,然都聊些花雪月的事。珠珠她有一位黑人炮友,每次她被到喊救命,他才意的精,不阿雄。

老婆了口水都快流出了芍药,珠珠哈哈大笑就老婆身:慕芍药,下星期他找我,在介你用。一完,老婆她就在我面前玩起了。先是吻,接著摸,最後成69姿舔方的穴。

我在一旁越看越芍药,突然想起多年前珠珠的自慰情景芍药,就教老婆我,我肉棒插她的穴,而珠珠在我面自慰著。

「啊……老公……好哥……好舒服啊……妹妹……美死了……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好老公……啊……啊……」

我受到鼓芍药,更是下下用力戳到底。加上珠珠正淫的自慰芍药,我老婆更是。屁股快速的磨,小蕙被我插得浪汁四溢,叫又又媚。

「哦……好快活……好美……啊呀!……哥……我快不行了……我要……了……快……狠插妹……妹……下……啊…………真好……啊……啊……我……不行……我……了……啊……啊……」

叫完,穴心不住的收抖,果然了出。

老婆才一高潮,珠珠就到我,拼命的我。了一子,我把珠珠一推,她坐靠在沙背上,挺著大巴,蹲跪在珠珠的面前,珠珠乖巧的腿,用手起,迎接我的巴。

大巴到穴口,也不稍做停留,侵入花蕊,便直入,一下子深抵花心。珠珠被插得麽深,一口大差喘不,待得大巴抽出,才「啊……嗯」一,浪叫。

「好……好美哦……哥哥……好好……」

大巴始抽深插,人在沙上的姿又令巴十分容易到花心,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真珠珠美到心田深,一浪水直流,口中浪不。

「好舒……服……好美……唉……又到底了……啊……怎麽…………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了……啊……啊……唉呀……了……了……啊……啊……好哥……哥……」

我才不抽十回,珠珠已又浪了一次。我也不去管她,埋苦,大巴仍然次次到底,得珠珠又叫:「哥哥……好……棒……喔……好……深……好舒……服……啊……啊不好……又……啊……我又……要完……蛋……了……啊……啊……」

她越叫音越高,精直是尖狂叫,我她也是很容易就高潮。

「珠……你好浪啊!」

「是啊……我浪……我……浪……哥……快插……我……插我……」

「哎呀……真好……真的好好……好哥哥……哥……我要……死…了……」

我看她淫媚可人,忍不住低吻她的嘴,她伸出灼的香舌相迎,人吻得乎透不。香唇,我又去她的耳朵,用牙耳珠,舌回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珠珠哪忍受得了,「啊……啊……」死叫,身麻,抖,手的抱住我的背,勾住我的腰臀,屁股猛挺,小穴水不停的流出,大巴出「!」「!」。

「哥呀……我……又要……了……死了……啊……啊……」她哼叫著,果然一股的水又冒而出,但是回完身子,她再也有力去著我,手四肢洋洋的放,著眼睛直深喘。

我略起身,低:「珠珠,怎麽了?」

珠珠媚眼如,笑著:「啊……妹妹美死了……哥哥真棒!我……有力了……」

「那……你不要了?」

「要!要!」她急道:「人家……是……休息一下嘛……」

我看她浪的可,就把她翻身子,成伏跪在沙上,我拿大靠珠珠抱著,好令她趴得舒服一。然後大巴屁股後面再次侵入穴,姿插得更深了,珠珠喉深出出「啊……」的,半回,眼看著我,上著微笑,表情媚惑了。

我忍不住又使抽起,大具在小穴出出,菱子拔出便出一堆淫水,一插入又直奔到底,死抵著花心,珠珠曾麽爽,直高小巧的臀,好我能插得更舒服。

「好……好……天哪!……好舒……服……啊!?……又……又要……高潮了……啊……今天……真的……死我……啊……」

她又完蛋了,美得她四肢百骸都要散了似的,也力再浪叫。我不理她,自自的猛插著,手捧著她的美臀,眼睛欣大巴在穴口出出。

老婆也醒,我的嘴,手亦摸我的乳,好爽喔!突然我一酸麻眼,我叫道:「好老婆……乖珠珠……我要了……」

我左抱右位美女在沙上睡著了。天亮,老婆不在身,房呻吟,老婆俊宏在做晨操了。

「啊呀……哥哥……一大早……就……欺……人家……唉!……好舒……服……好……深……啊……」

「我和你老公……哪一好啊?」俊宏。

「你好……你最好……哥哥……得我……最……好……」老婆口不言,浪百出:「啊……我……啊……好好哦……啊……又了……又……了……了……啊……」

真是妮子。我珠珠叫醒,人房的浴室洗澡。老婆一直淫叫著要我出去,我好叫珠珠慢慢,我先出去了。

在床上俊宏蹲在老婆之,不的他的肉棒插老婆的美穴。搞的老婆嗯…喔…。不停的叫著。我加入,肉棒塞老婆的嘴插著,手亦伸去摸老婆的豪乳。霎,老婆爽死了。因嘴被我的肉棒塞著,叫不出音,能哼哼的呻吟著。接著手,我老婆的穴,而俊宏去插老婆的嘴巴。下子,老婆真的上天了。在不停的手後,老婆又高潮了。俊宏正插在老婆的穴。被老婆道猛烈的收,也精液全送老婆的穴了。哇!人都高潮了,那我怎麽?好珠珠了。原她在旁看了欲火身,看我一有空,然了。

完全不用挑逗,直接就肉棒插了。人始天地的起了。

珠珠忘情的散秀,媚眼半,笑意更。她勾到我的腰,我更容易出。我一插著穴,一低去吸她的乳,珠珠更狂了,浪不的小嘴中吐出。

「啊……插我……插我……插得我……好舒……服……好哥哥……雄哥……再用力……再深…………啊……啊……好美……啊……」

我又起上身,以便好好的欣她一身浪肉。我退出的候,珠珠便迫不及待的用我再向前勾,好重新把巴吞回去。我看得意了。

「哥啊……快插……我好好啊……怎麽……好……快快……妹妹要……要了……啊……啊……了……了……啊……」

珠珠又高潮了,而我也差不多了。不理她,的抽插著。

珠珠又被美醒了,而且次是一也的刺激感,小穴被插得不停的收,蒂得敏感常,我的每一刺拉出的作都她悸不停,花心,她得身快要爆炸了一。

於,她高「啊……!」的叫喊出,高潮了,而且一波接著一波,是她第一次性高潮,她得己乎要死掉了,腿又再勾上我的臀部,死命的勒,像要把他生吞活吃了一般。

我的大巴被牢牢套,大彷有一小嘴吸著一,又插了下,於忍受不住了,一股厚的精全射珠珠的子。

就次的狂做,珠珠上我的巴了,而俊宏亦是老婆不口。我四人就在屋狂的做了天的。除了吃,大小便外,男人的肉棒都插在女人的穴,睡都插著睡。

第三天,因我的假期了。俊宏亦要上班了,四人才依依不舍的再。珠珠老婆下星期,因黑肉棒要了。

了平的一星期後,我老婆正要安排周日活,珠珠老黑了,她他要上山洗泉,邀我一起去。然了,老婆一起其他人推掉目,人上山珠珠合了。

地是在一大店,珠珠定了一大房。面有一立的大泉池,而且是露天的喔!

一房,珠珠老黑已在在面等我了。看他的子,一定大。介後,就叫西房吃。吃聊,老黑叫做Paul,得的,身材很,也很趣,在北京,一口非常的京片子,逗的老婆珠珠笑整晚。

吃晚後,我Paul泉池休息。才看到他的巴,好,好粗,大慨大我一。心想今晚老婆有得爽了。

候珠珠主地著小蕙,且吻著小蕙的耳垂,珠珠的手伸了小蕙的衣服面,忽忽重地玩弄著小蕙的乳房,小蕙很快地就全身力地任珠珠玩弄她!

珠珠熟地小蕙的衣服解,露出面人的乳房以及色的胸罩,由於胸罩是前式,所以珠珠手小蕙的腿分,手指隔著挑逗著小蕙的,而珠珠用牙咬胸罩,大的乳房呈在珠珠的面前,她含著其中的一乳,舌巧地舔弄著,引得小蕙真是舒服了!

「啊…啊…啊…好棒啊…我好舒服…啊…喔…喔…啊…」

小蕙在珠珠的挑逗之下,根本就已忘了珠珠是女人,眼微著藉由珠珠的來

芍药amone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